创始人在逃15年,“凉茶大王”上市、加多宝寻找第二春

1616125756202205.jpg

 

农夫山泉上市后一举成就中国新首富的传奇故事,引得同行心痒痒。

 

近日,有媒体报道,加多宝集团计划今年也在香港进行IPO,并寻求至少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58亿元)融资。而早在2018年,加多宝总裁李春林就曾公开对外宣布,“加多宝 要在三年内实现上市。”如今,这一时点也算是在给大众和公司股东一个交代。

 

而除了加多宝,今年初,东鹏饮料、北冰洋就曾先后传出拟IPO的消息,再加上资本动作不断的新式茶饮企业奈雪的茶、喜茶等上市步伐加快,今年的饮品市场还真是热闹。

 

执迷上市

 

加多宝拟登陆资本市场的传闻已经不新鲜了。

 

2020年11月9日,加多宝官网曾发布消息,表示加多宝引资及上市工作正有序推进中。消息还提到,中金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财富副总裁吴波一行人已经完成了对加多宝的考察与交流。11月30日,加多宝总裁李春林也公开提及上市事宜,称集团已经“为上市扫清了最大障碍”。

 

但其实,加多宝想要上市的心思,或许几年前就已经有了,而且还小动作不断。

 

2018年上半年,经历过拖欠物流公司欠款导致物流公司拒不送货、多地工厂停工停产、大规模裁员等等一系列负面事件的加多宝,进行了一翻人事大换血。除了部分老员工离职,当时的集团总裁与副经理双双遭遇解聘。

 

2018年3月,加多宝董事长办公室发布董事长陈鸿道的“致员工一封信”,信中提到将解除加多宝集团总裁王强、以及副总经理徐建新二人的职务,任命昆仑山品牌负责人李春林担任加多宝总裁一职,主理加多宝及昆仑山品牌事务。

 

当时有知情人士对媒体透露,加多宝集团数个部门都经历了“换血”,许多老员工已经离职。而危机时刻走马上任的李春林,开始不断向外界释放上市讯号。

 

2018年,李春林对外表示,未来加多宝的战略目标是“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质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今年,正是这个三年之约的最后一年。此后与中粮签署协议时,李春林也提到了这一点,并表示双方将合作推进上市事宜。

 

与中粮“相爱相杀”的“狗血剧”

 

说起中粮,如今,中粮包装是加多宝产品包装的核心供应商,占加多宝采购总额的70%-80%。而加多宝集团上市动作加速,实际上也离不开中粮的助攻,但二者的关系可说是一部“相爱相杀”的狗血剧。

 

2018年,中粮包装的全资子公司中粮包装投资收购了清远加多宝30.58%股权,给加多宝背书、加多宝又打赢了同“死对头”王老吉纠缠多年的官司,获得的红罐包装使用权。

 

但是,2018年7月6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由于加多宝未履行商标注资,中粮包装投资就此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加多宝公司、清远加多宝等相关方提出仲裁申请。由此,中粮包装停止供应包装罐,致加多宝工厂的生产大面积停滞。传闻受此影响,加多宝业绩出现巨幅下滑。

 

迫于压力,加多宝于2018年12月20日发布公告,任命中粮包装前董事会主席王金昌于担任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和昆仑山矿泉水有限公司董事长。这被视为加多宝寻求与中粮包装“重归于好”的强烈信号。

 

果不其然,在不久之后,中粮包装恢复了与加多宝的业务来往。

 

直到2019年,11月15日,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裁定加多宝集团旗下的王老吉公司将赔偿中粮包装投资的2.3亿元,且王老吉公司应该立即将原先承诺的加多宝商标注入到清远加多宝。随着这一份公告的发布,历时长达一年多的加多宝与中粮包装之间的官司尘埃落定。

 

有趣的是,就在仲裁结果宣布的当天,中粮包装和加多宝却又达成了和解,且中粮包装还在公告中表示,将会继续推动加多宝集团的上市计划。

 

不难看出,这件事似乎是中粮包装先打了加多宝一巴掌,然后又给它一个甜枣吃。

 

而根据公司官网消息,今年2月,加多宝集团董事长王金昌与中粮集团董事长吕军就深化合作进行了交流。吕军除了对加多宝和招商银行,通过银团的方式回购中粮包装的股权、以及中粮包装与加多宝签订为期5年的合作协议以外,也提到了希望在加多宝重组上市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

 

对王老吉“上火”的10余年

 

加多宝集团于1995年在香港成立,1996年首创并推出了第一罐罐装凉茶,1997年加多宝集团拿到王老吉的品牌租赁权,租期为3年。

 

据媒体报道,在彼时加多宝集团的市场推广下,2010年王老吉销量突破200亿,最高峰超过240亿,成为中国首个能与可口可乐相抗衡的本土饮料品牌,为其创造的“怕上火,喝王老吉”的广告语一时传遍全国。

 

和谐的好景不长。由于之前将王老吉品牌租约期限延长至2020年的补充协议程序涉及贿赂问题,从2011年正式开始,广药集团和加多宝集团双方围绕王老吉商标开始了多年的死磕。此乃后话。不过,历时7年、打了20余场官司,舆论大战不计其数,两大阵营既历经盛誉也尝遍了波折,最终2018年以“红罐共享”而落下帷幕。

 

从市场来看,2019年,我国凉茶行业市场呈现出加多宝和王老吉二分天下的局面,其中,加多宝市场份额占比达到50%以上,王老吉紧随其后,而其他凉茶品牌市场份额仅占5%左右。一时瑜亮,难分伯仲。

 

不过,在近两年,加多宝集团的积极动作不可忽视,回购中粮包装持有的加多宝浓缩汁30.58%的股权,重新签订新的战略合作协议,算是为上市扫清了最大障碍。

 

出逃15年的商业大佬

 

如果说王老吉,没听过的占少数,毕竟它曾经是凉茶的第一品牌,但说到陈鸿道,很多人并不熟悉。

 

坊间传闻,与其他企业创始人不一样,陈鸿道就像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因为截至目前,胡润连陈鸿道的真实年纪都没有搞清楚。

 

公开资料显示,一位曾与陈鸿道打过交道的业内人士介绍称,“陈鸿道出生于广东东莞长安镇,现年四十五六岁”。这句话说出的具体时间已经无法查找,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句话应该是在陈鸿道2005年10月19日弃保潜逃后说的。以此估计,陈鸿道现在应该是60岁左右,因为陈鸿道已经潜逃至香港15周年了。

 

早年,陈鸿道在宏远批发市场从事批发生意,后到香港寻求发展,1995年以加多宝公司的名义,从广药集团取得红色易拉罐装王老吉凉茶在内地的独家经营权。2003年通过与专业营销策划机构合作,将王老吉定位为“预防上火”的功能饮料,成为销售额超越了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中国罐装饮料市场第一品牌。2011年创造200亿红罐神话。

 

陈鸿道将沉浸百年的凉茶品牌王老吉做到千亿,并在2008年、2011年、2013年先后对汶川地震、玉树地震、芦山地震捐款共计3.1亿元。如果没有陈鸿道,王老吉至今仍是一个空有悠久历史却无人问津的品牌。

 

如果没有后来的商标争夺,他或许真的可以把王老吉打造成一个世界级的饮料品牌,如果加多宝集团能在巅峰时期成功上市,他或许也能像农夫山泉的钟睒睒一样,成为中国又一位饮料界走出来的首富。

 

转折事件还要与王老吉的争斗开始说起。

 

根据2000年广药与鸿道所签合同,鸿道集团对“王老吉”商标的租赁至2010年到期。2000-2010年间,加多宝每年交给广药的商标使用费从450万元增加到506万元。

 

2002至2003年间,双方又签署了两份补充协议,将商标租赁时限分别延长至2013年和2020年。不过,加多宝每年给广药的商标使用费即便到2020年,也就仅为537万元。随后,广药提出,两份补充协议签定的背景是,时任广药集团总经理的李益民收受陈鸿道300万港元贿赂,从而将王老吉商标“严重贱租”,因此,后两份协议无效。

 

2004年,李益民行贿案发。2005年10月,广东公安边防部门将陈鸿道抓捕归案,当月19日,陈鸿道取保候审却弃保外逃至香港,至今未归案。

 

困境难以挣脱,凉茶要“凉凉”?

 

目前,加多宝旗下的产品线主要分为加多宝凉茶以及昆仑山矿泉水。

 

凉茶方面,由于早年,加多宝凉茶深陷“红罐之争”,加多宝在市场的地位也算是尴尬。而昆仑山矿泉水,市场反响也不如人意,当时被加多宝定位“中国人自己的高端水”,直接对标依云、Perrier、圣培露等高端水品牌,但在目前市场却少见昆仑山矿泉水身影。低端市场又被农夫山泉、怡宝占据,昆仑山产品力不足或也是加多宝上市进程中的绊脚石。

 

在营收角度来看,2018年,加多宝和在退市边缘挣扎的中弘股份(现已退市)闹出过一场债务重组的乌龙。中弘股份“无意”透露出加多宝营收显示,2015-2017年,加多宝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5.83亿元。但是,加多宝对此表示,这与财务数据严重不符。即使中弘股份坚持称数据由加多宝提供。双方各执一词。

 

去年,加多宝宣称,2019年集团实现了大幅盈利,而2020年更会有进一步的增长。但很遗憾,中弘给出的营收大幅下降、亏损超过50亿、甚至已经资不抵债的财务数据,是目前唯一公开发布的加多宝集团具体财务数据。

 

4-1.jpg

 

图源:中弘股份公告

 

事实上,凉茶市场,成也王老吉,败也王老吉。王老吉的品牌影响力过大,前期完全垄断市场,除了和其正背靠达利食品稍微作出点起色,凉茶这个品类就没有跑出过别的牌子。同时,凉茶由于主打“祖传配方”,在味道上也做不出什么差异化。经过几年发展,我国凉茶行业虽然也实现过爆发式增长,但现在实则已经进入增长停滞的阶段。

 

数据显示,2015年凉茶市场增长率跌至个位数,增速仅有9.7%。2016年以后,同仁堂、和其正等凉茶后来者或是黯然退出,或是停滞不前。加多宝则在关厂、停产中艰难度日。2017年,国内凉茶行业市场规模约为578亿元,增速仅为9.1%。与十年前的15%增速相比相去甚远。据王老吉母公司白云山(600332.SH)2020年半年报显示,以王老吉凉茶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大健康业务收入45.01亿元,同比减少23.11%。

 

但老牌凉茶市场竞争压力远不止此。除了传统凉茶,大众对健康追求的日益强烈,奶茶、气泡水、咖啡等新款饮料层出不穷。据智研咨询报告显示,国内无糖饮料市场规模已从2014年16.6亿元增长至2020年117.8亿元,年增长率38.69%,远超饮料行业总体增长率。

 

曾经的两大凉茶品牌因利益纠纷陷入争端,国内的饮料市场格局俨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近兴起的红牛等功能饮料也在近几年迅速发展,加之无糖茶饮品又不断刷新国内饮料市场的销售记录。加多宝想要通过上市成为新一代的饮料龙头,难也是真的难!

本文地址:http://www.okabcd.com/news/202104/09106283.html 雷電财經
免责申明:本文是[ 雷电财经 ]发布的稿件, 版权属[ 雷电财经 ]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 [ 雷電财經 ], 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邮件联系我们!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