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 马云亲自命名「蚂蚁链」:这个决定可能不亚于当年决定成立支付宝?

作者:迟宇宙   原标题:孤独的蚂蚁链

2017年来到蚂蚁集团后,姐夫(蒋国飞)有一次问Eric(井贤栋,蚂蚁集团董事长):“你怎么看失败?”井贤栋那时候是蚂蚁的CEO,他的回答是:“你们就尽力去做吧。这个东西失败了,也未必是坏事。”

“姐夫”是蚂蚁集团副总裁、智能科技事业群总裁,还是阿里巴巴达摩院金融科技实验室负责人。井贤栋说的“这个东西”则是当时互联网最炙手可热的技术方向,区块链,是姐夫的“地盘”。

支付宝

蚂蚁集团副总裁蒋国飞(摄影师史小兵)

三年过去了,“失败”没有光顾姐夫及其团队,7月23日下午由蚂蚁区块链升级而成的“蚂蚁链”为姐夫也为蚂蚁集团赢得了褒奖。

稍早前,马云为“蚂蚁链”进行了命名。他告诉蚂蚁链人:“蚂蚁链的名字是我起的,大家要爱护它、养育它。这个决定可能不亚于我们当年决定成立支付宝。”

井贤栋在演讲中说:“数字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可是信任问题仍然是制约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关键的痛点。那我们如何能够去建立信任?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过去16年我们的思考,16年来,蚂蚁最核心的产品就是用技术去建立信任。”

“支付宝”的诞生,要解决的是线上交易中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蚂蚁链”的目的,同样是要解决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前者依托 “担保”,后者依托不可篡改的数据。间隔了16年,但它们的血脉关联,一脉相承。

“支付宝当年就是用担保交易来解决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从而带来电商的强劲发展。我们坚信,构建信任是区块链技术的真正魅力,作为一种深层次的信任连接技术,区块链将使各行各业之间产生更好的连接,全新价值流转的生命力。”姐夫说。

始于兴趣

自2009年1月3日比特币诞生以来,迄止2014年,它大部分时间都流行于技术极客圈子。以太坊在2014年的出现打破了藩篱,智能合约与区块链的耦合,以及比特币的大涨大跌,使投机者与媒体开始关注区块链。中心化、透明可溯源、不可篡改等特性得到广泛认可,前景、情绪与投机共同驱动,区块链成为了潮流与“未来”。

2015年,蚂蚁集团(时称蚂蚁金服集团)几位年轻的工程师,出于关注技术趋势的目的,成立了一个兴趣小组。区块链与金融科技天然相关,蚂蚁干的又是金融科技的事,他们就凑到一起,打算折腾点儿东西出来。

在蚂蚁,在阿里巴巴,有无数个这样的小组。它们是“虚拟”的,来自各个团队,临时凑一起做个产品,有成功也有失败;有时候产品出来了小组就散了,更多的是产品出来了,“虚拟”的变成了现实的。

区块链小组被兴趣牵引着,他们没有采用开源平台进行二次开发,而是完全从底层自主研发了全栈的区块链引擎。蚂蚁区块链的自主引擎 0.1版在2016年正式上线,而这个兴趣小组也做出了第一款应用——区块链公益筹款项目 “听障儿童重获新声”,计划帮助10名听障儿童筹集到19.8万元。因为使用了区块链技术,捐款的每一步记录将会完全公开、透明、不可篡改。

2016年7月9日,“首届XIN公益大会”上,马云与潘基文、戈登·布朗、萨尔曼·可汗、姚明、李连杰、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等到场或未到场的名流共同为它的出生宣言作证。

支付宝

尽管新应用诞生于大舞台,“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它依旧是寂寞的。它只是一款小应用,基于大多数人所陌生的技术潮流。那时候人们关注的是支付大战、OTO和共享单车,没多少人关心区块链。

为数不多的几家互联网公司都在“偷偷摸摸”探索,仅有的几个“区块链实验室”藏匿在高校或企业当中。

巨变从2017年春天出现,一份项目白皮书就可以通过ICO(Initial Coin Offering 首次币发行)募集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暴富机会出现了。“币”成为了区块链的代名词,无穷无尽、天花乱坠的“币”出现在了交易所,癫狂与贪婪包围了区块链。

“蚂蚁币”出现了,不过与蚂蚁集团无关,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蚂蚁的区块链兴趣小组此时也获得了更大的空间。

2017年10月11日,在云栖大会上,蚂蚁时任CTO鲁肃(程立,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TO)首度披露蚂蚁面向未来的“BASIC”战略——Blockchain (区块链)、Ari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Security(安全)、 IoT(物联网)和 Cloud computing(云计算)五大领域。

“BASIC”构成了蚂蚁金服技术开放的基石,在此基础上,延伸出风控、信用和连接的三大能力。程立说:“这些‘基本款’技术支持着支付宝走到今天。” 程立说,“开放不是单向的,而是在同一个平台上与合作伙伴共同创造未来,挑战‘不可能’的技术边界。”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心,区块链都成为了那个B,成为了“未来”的领头羊,而区块链兴趣小组,则确切无疑地成为了“未来”的缔造者。

姐夫正是在“发币潮”前的2月来到蚂蚁的。他被任命为蚂蚁副总裁并受命成立“蚂蚁金服技术实验室”,区块链团队脱虚入实,纳入到实验室体系当中。

也正是那时候,姐夫问井贤栋:“你怎么看失败?”他必须从井贤栋那儿得到确切的答案,然后根据答案来面对创新带来的恐惧与焦虑。

“你知道中文字博大精深,中国人的新,一边是亲,非常性感,另外一半是斤,斤在古代是斧头,它很形象地代表了机遇和风险并存。”他说,“一方面是非常亲,非常性感,你做的是创新业务,但另外一方面每天头上挂了斧头,因为什么东西都可能出问题。”

“世界上很多牛的事情,也都是从无到有。卫星导航仪,现在大家习以为常,但当年多少人搞多久搞出来的?今天互联网就不用说了,总是有一批人,当然不是蛮干,我不同意蛮干,这一定是有很好的系统性的思考、战略性的思考,但同时有执行,还要有深度思考和观察,还要不断调整,这样慢慢走过去的,总是有一批做这个事情。”

井贤栋给了他明确的答复,他知道“公司这条路也不用再去趟了”。一家愿意包容失败的公司。一位愿意包容失败的CEO。

“我个人和我的团队,应该感谢阿里和蚂蚁,有这样的胸怀,愿意来做这样的事情。”

不可逆的孤独

整个2018年,整个区块链行业最火的名字既不是币圈的大佬,也不是矿机公司的老板,或是争抢公司控制权的“网红”创业者,而是“邱鸿霖”。

邱花名希批,是蚂蚁的一位工程师,也是蚂蚁最早的区块链小组成员。2018年的春节前,为了回家过年不被催,邱鸿霖在婚恋交友网注册了一个账号,试图通过数字技术找到一个女朋友。

他在注册信息中介绍自己为“爱的宿命论者、囿于代码的吟游诗人”。一个多月过去,没有姑娘搭理他。后来他觉得也许加上公司职位,有可能会吸引人一点儿,就丰富了个人信息,在资料里加了几个字——“区块链工程师”。几天后,他收到238封交友私信。

支付宝官方微博、各路媒体都对邱鸿霖产生了兴趣——他是“区块链”的获益者与代言人,以及蚂蚁内部的欢乐。马云在当年5月的“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也讲了他的故事:

“我们蚂蚁金服有一个工程师,他在相亲的简历上写自己是‘工程师’,写代码的码农,结果没有人点开他的简历,女孩子对他没兴趣,后来他把简历改成我是‘区块链工程师’,结果,这位工程师一下子收到一大波求爱信。”

邱鸿霖成为了“网红”,但那些姑娘们却大都失望了。她们大都因为比特币而听说区块链。她们询问的问题,也大都是他有没有比特币、有没有挖矿、工资是发人民币还是比特币之类。

蚂蚁不发币,邱鸿霖不炒币,他只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他曾告诉访问者,在兴趣小组的那段时间,“他会尽量在晚8点之前结束当天的工作,然后琢磨区块链。而吃饭的时候,他也会打开手机,看之前缓存下来的页面”。

姑娘们慢慢停止了询问,邱鸿霖们也回到了孤独当中。这是灵魂的孤独,外面的世界喧嚣着挖矿、ICO与一夜暴富,他们则沉迷在技术和代码当中。

姐夫也很孤独。他说:“刚开始我很惨的,我到处演讲。我2017年讲的最多,因为我没人,人少,所以我讲,总会有一批人愿意跟你共享这样的愿景。”

区块链的专业人才太少,很多人只是挖矿和炒币。“有人跟我说他也做区块链,因为他买了比特币,我也没话说了。很多人说我是很早开始搞区块链,可能比我们早,因为他买了比特币,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也是很普遍的现象。现在这些同学,也是慢慢加入到蚂蚁,我也感谢他们愿意相信这个公司,相信我。”

蚂蚁链首席产品架构师徐惠曾经回忆是:“2017年末到2018年,这段时间区块链最火,而我们招人最难。”

“那时候,投资大佬的深夜对话,把币圈预期炒得非常高,大家只看到了一夜暴富的机会,这个时候无论是招技术的人员,还是招产品或者业务,都非常难。”

姐夫的无力感远甚于徐惠。他要寻找各种各样的人,“平台有各种各样的模块,就像造车有发动机、轮胎,这时候你肯定找专业人才”。涉及到区块链,人就很难找。最难找的是搞密码的,专业太冷门,人才本来就稀缺。姐夫好不容易才搭建了一个完整的团队。

“我们也是从几个凑在一起。早期开全员大会,是在我办公室里面开,一个桌子就那么几个人,全员大会就那么几个人。但是慢慢的我们更多的同学愿意做这样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句话非常有道理。”

支付宝

币圈的恶习弥漫在区块链上空,蚂蚁的区块链团队成为孤独的异类。能够支撑他们往前走的,除了对区块链的兴趣之外,更多的是对自己即将赋予意义的期待。

蚂蚁区块链兴趣小组成员胡丹青(花名旦华)在接受访问时说:“支付宝是解决用户支付的信任问题。很快我们就发觉,区块链技术也是关于信任的,是一个用技术形成信任的方式。”

“信任”就是他们所希望赋予区块链的意义,也是支付宝的血脉,更是他们的信仰。“艰难的时候,需要扛过去,可能一半靠信仰,一半靠努力。”徐惠说,“但我们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是有价值的。”

币圈泡沫最终被监管戳破,喧嚣变成了落寞,而蚂蚁区块链则成为蚂蚁通往未来的“base”,根基,真正的B。

这时候的姐夫已经确信,“失败”已经远离了他们。他们正走在通往未来的路上,一条他们相信的、井贤栋相信的、曾鸣和马云相信的未来之路。

蚂蚁的区块链产品已经为天猫提供了境外商品的跨境溯源的服务,支付宝用户扫一扫溯源码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商品从生产商到质检、海外仓到国内仓库,包括生产日期、流转日期的全链路、端到端的流通记录。

他们承建了数字雄安区块链基础设施平台,启动了蚂蚁区块链合作伙伴计划,将蚂蚁BaaS区块链平台对外开放。他们在香港和菲律宾上线全球首个区块链跨境汇款,在浙江上线全国首个区块链医疗电子票据,在上海华山医院推出全国首个区块链电子处方,在海南省携手海南省政府落地全国首个区块链公积金存证。

支付宝

2018年11月,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世界互联网先进科技成果发布会上,蚂蚁金服自动可控的金融极商用区块链平台获得了唯一的区块链奖项。

井贤栋说,未来一两年将是空气币泡沫破灭,区块链将更真实可信发挥价值的两年。“蚂蚁区块链没有支持一个 ICO,发过一个币,将持续在区块链推进实体结合中发挥价值。”

喧嚣落幕,这些昨日的孤独者,到了收获褒奖的时刻。

无法篡改的初心

倪行军(花名苗人凤)在阿里巴巴有过很多个身份,但他最重要的身份是“支付宝创始人之一”。最早的时候,支付宝是淘宝的一个项目,叫“担保交易”,后来阿珂给它取了“支付宝”的名字。2003年10月的时候,淘宝团队已经在湖畔花园的(人)搞了一个版本出来,苗人凤就是在那个版本上打磨升级。

苗人凤在阿里巴巴的工号是1788,他于2003年11月加入淘宝网技术部。苗人凤进入湖畔花园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接手支付宝的研发。他没用多久就写完了代码,也确定了“支付宝创始人之一”的身份。

支付宝诞生的时候,马云就说,支付宝不是做支付的,是做信用的。苗人凤也说,支付宝从娘胎里面出来,在淘宝上的第一个使命就是解决信用问题。“这个问题到今天都没有发生改变。”

“我是经历了整个过程。我没见过像阿里这样的一家企业,把诚信、信用看得如此重,而且不停尝试,哪怕中间有一系列的坎坷。阿里巴巴早年的诚信通,在B2B上面开始玩一些基于担保的交易再到淘宝上的担保交易推出来,可以解决信用的问题,到后面我们信用体系正式开始建起来。”

苗人凤相信,信用体系加上技术革命才能真正推进商业与服务业的发展,才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支付宝

互联网进入到了下半场,技术革命的担子着落到了区块链的头上。与支付宝一脉相承,蚂蚁链要提供的也是信任。马云说:“信任才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信任,是蚂蚁链要解决的商业世界痛点,是社会难题,也是阿里与蚂蚁几代人的初心。

福山在《信任》中呈现的核心观点是,信任是基于人性的社会资本,是“最有用的社会资本”。信任是决定社会文明程度高低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

对比而言,彼此不信任的人群最终只能通过正式的规则和规范进行合作,即必须通过谈判、同意、诉讼、强制执行,有时候还需要强迫手段。这一套法律装备不过是信任的替代品,而经济学家称之为“交易成本”。换句话说,一个社会中的普遍不信任给各种经济行为横加了另一种税,而高度信任的社会则无须支付这一税款。

简而言之,传统信任与现代信任的区别体现为人际信任和系统信任。不难理解,现代社会的信任主要来自系统信任。系统信任是指陌生人之间能够建立起的信任,通常来自对权威的信任,即对有合法性的公权力的信任;对专业体系的信任,即对有专业知识和规范的专家系统的信任;对规则的信任,即对法律、正式规则、制度的信任。系统信任中,对法律、制度的信任最为重要。

支付宝提供了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它用担保解决了信任问题,人们因为信任支付宝而进行交易。这是互联网上半场的系统信任。

蚂蚁链同样冀望于解决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它所使用的是区块链,是数据与算法,是分布式、不可篡改的技术。这是互联网下半场的系统信任。

某种程度上,蚂蚁链是对支付宝的颠覆,也是支付宝的传承。

蚂蚁链首席产品架构师徐惠说,今年4月,马云与蚂蚁链的团队进行了交流,他讲了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他说,阿里云是推动数字化的建设,当阿里云来了之后,数字时代、数据时代一定会到来。当你产生大量数据之后,一定会遇到数据管理上的问题,数据隐私、数据安全,这个问题自然而然就产生了,光靠云它解决不了。下一个代际是是区块链的时代。区块链带来的是这些数据变得更可信了,更高效了,之后你又可以在有授权的情况下使用,所以诞生了全新的场景跟机会。

马云为蚂蚁链命了名,之所以叫“蚂蚁链”,是因为他认为阿里集团是从阿里云开始变成一家科技型的公司,以这个作为契机使得整个集团转型成为一家科技公司去推动中国甚至全球的数字化建设,但是下半场需要更有力的技术或者更不一样的技术去解决数字时代的问题。区块链诞生之初就是解决数字时代的核心问题,就是数据的问题,篡改隐私安全的问题。他认为这样的契机下将会诞生一个至少(与阿里云)并驾齐驱的公司出来。

马云说,蚂蚁链承载的使命一定要超越蚂蚁,一定要颠覆支付宝。蚂蚁链使用的是区块链技术,但其目的是解决问题。不能解决问题的技术是毫无意义的。

“阿里巴巴1999年成立的时候,我经常出去讲,我们不是互联网,我们是阿里巴巴。我们只是用了互联网技术,我只是想知道我对你有没有用,至于我们用了什么技术实现,这和你们没关系。”马云说,“你们要记住,你们做的不是区块链,你们做的是蚂蚁链,蚂蚁链是什么呢?解决你的各类问题。”

姐夫告诉我们,几天前,蚂蚁跟杭州市一起推出了杭州统一的区块链电子印章平台,彻底解决了萝卜章问题。这是蚂蚁链对“老干妈”萝卜章事件的直接回应,也是对技术如何解决社会问题的答复。

“实际上世界上都是这样的,你一定是解决客户实际问题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个地方有美的地方。包括我们苦哈哈的技术同学没日没夜加班炸碉堡,但是都是很开心的,因为技术得到了人家的认可。”

蚂蚁的链

很早以前,曾鸣写道:“互联网的本质是联、互、网,区块链提供了网状协同的底层技术支持,这是未来十年最重要的创新和价值创造的动力。但仅仅记账无法撬动商业大变革,短期推动社会协同的价值是非常有限的。淘宝、支付宝的发展过程,信用建设是长期的巨大的挑战,平台机制都是长期互动积累下来的。”

作为阿里巴巴曾经的参谋长与首席战略官,他的观点毋庸置疑地影响到了马云与整个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

相较技术趋势,“商业大变革”才是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首要关注的问题。技术趋势归根结底要服务于“商业大变革”。

区块链归根结底是技术潮流,要解决问题。7月23日,姐夫在演讲PPT里写了八个字,“始于区块,链接产业”。区块代表技术基础,链代表技术应用。蚂蚁链与其他区块链的最大区别在于,它关注技术基础,也应用于场景当中。

蚂蚁链溯源产品经理于镳告诉我们:“我们目前整体商品溯源品类超过15万,覆盖领域比较多,最多的场景是在农产品(8.2400.000.00%)领域,尤其跟食品安全相关这一块,农产品我们做过很多地标性的溯源,像五常大米、安徽的砀山梨,还有普安的茶叶等等。除了这个之外,也做过一些工艺品方面的,比如说景德镇的瓷器,整体的陶瓷类的溯源,还有跟监管相关的,今年6月份,我们跟浙江省监督管理总局合作开发了智能冷链的食品溯源的项目,它能够解决从进口的生鲜食品到供应链首站,然后到消费者过程中,整个由首站到最小包装的全程追溯,这也是我们今年最新的项目。”

姐夫说,蚂蚁链已经进入了大规模商业化的路途上。2019年天猫“双11”中4亿海淘商品通过蚂蚁链实现了原产地溯源,马来西亚到巴基斯坦的区块链跨境汇款通路也在那一年打通。

在风云变幻的2020年,中国最大瓷都景德镇、中国最大港口集团招商局港口、全球最大综合航运企业中国远洋海运、全球芯片巨头英特尔公司选择加入蚂蚁区块链生态……

蚂蚁链解决方案和创新业务总经理李杰力(花名东雅)告诉我们,蚂蚁链提供的不仅是基于区块链构建的一套体系,它更多的是一种基于各自产业上生态的小的联盟。“它不仅仅服务某一家企业,它是一个多方协同多方参与需要用到的运营体系。它的落地……最后,还是要解决现有的问题。”

7月23日的发布会上, 井贤栋分享了蚂蚁链已取得的三个关键成绩:在技术上,蚂蚁链连续四年每年全球专利申请数始终保持在第1名;在应用上,蚂蚁链已经助力解决了50多个实际场景的信任问题;在商业上,蚂蚁链目前每天“上链量”超过1亿次。

其中,“日上链量”数据此前从未有公司对外披露,这一数据相当于在区块链领域的“日活”。2019年,姐夫就曾经说过,上链量将是衡量数字经济繁荣程度的重要指标。

“今天我们的名字缩短了,但其实我们的梦想更大了。”姐夫说,“蚂蚁链的愿景是致力于构建全球最大的价值网络。”

姐夫喜欢朴树,他办公室外的墙上,是“生如夏花,风情万种”八个字,下面是一幅锦旗,“未来先锋”。

支付宝

从2015年开始,蚂蚁的块链走了一条并不漫长却很孤独的路;从2020年开始,蚂蚁链要走一条喧嚣却依旧孤独的路——解决问题的路,用区块链建立系统信任的路。

这条路要走很长很久。

朴树在《生如夏花》中不停地咏叹:

不虚此行呀

不虚此行呀

本文地址:http://www.okabcd.com/news/202007/2467236.html 雷電财經
免责申明:本文是[ 雷电财经 ]发布的稿件, 版权属[ 雷电财经 ]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 [ 雷電财經 ], 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邮件联系我们!

下一篇:没有了